郎酒 VS 1919连锁 定价权之争是关键

2020-02-05 09:23 来源:未知

  一场不见硝烟的战争毫无先兆地在酒业两个相关企业间猛烈展开。前天,郎酒集团在其官方网站以四川古蔺郎酒销售有限公司的名义发布声明称,公司与四川壹玖壹玖企业管理连锁有限公司(下称“1919”)终止合作,1919不再是公司授权的经销商,对1919及其门店所销售郎酒产品不作质量保证,不提供售后服务。昨天,1919董事长杨陵江召开新闻发布会,公开回应称郎酒集团的声明违背《产品质量法》,损伤了1919商誉。这场刚刚启幕的“战争”立即引起广泛关注。部分业内人士表示,这是“白酒寒冬”的一个标志性事件,可能预示着白酒市场进入了“洗牌期”。

  1919软中带硬 郎酒“暂不解释”

  “根据《产品质量法》,生产者应该对其生产的产品质量负责,郎酒声明中对在我们公司销售的郎酒不提供质量保证的说法,是不符合法律的。”昨日下午4时,杨陵江正式公开回应郎酒集团声明,“我公司坚持低价策略,线上线下一体价,让利于消费者;郎酒作为川内的优秀酒类品牌之一,深受消费者喜爱;在不损害消费者利益的前提下,我们愿与郎酒沟通关于价格体系问题。”

  杨陵江透露,他2002年就开始做郎酒经销。双方的“博弈”早就开始了,去年双方因为售价问题几度摩擦,郎酒对1919降价不满意,并采取了措施,去年4月,1919主动提出解除经销商合同,同年12月获得郎酒批复。成都晚报记者看到,郎酒集团在声明中表示,2012年12月11日与1919终止合作。

  此后,1919不再直接从郎酒集团拿货,转而从其他经销商处进货。

  “我们愿意与郎酒沟通,但不会基于厂家的指导价。”杨陵江表示,愿意沟通并不表示1919销售的郎酒要涨价,“除非货源被封,我们的采购成本提高了才可能涨价。”

  对此,记者致电郎酒集团宣传口相关负责人,对方表示除了公开声明,暂不作其他信息披露和解释。

  厂商与经销商定价权之争

  杨陵江多次提到,定价权是郎酒集团与1919博弈的根源。

  “传统经销商依附于厂家而生存,在商品的定价权上毫无发言权,所有流通环节及终端售价都被厂家垄断把控;1919是一种基于碎片化销售的零售连锁模式,它既不依附于上游的厂商,也不依赖于下游的传统社会关系化营销,将定价权掌握在自己手中。”杨陵江说,这个模式类似于电器市场的苏宁、国美和京东,“这种模式跨过各级经销商和终端的多级周转,砍掉中间环节的层层加价和费用。”这个定价权让1919拥有巨大的价格优势。记者在红星路附近一家1919门店看到,红花郎10年作为郎酒的主力产品,1919的售价为249元/瓶,而目前其标准出厂价为360元/瓶。

  “很多厂商对定价权都把控很严。”一位白酒经销商告诉记者,郎酒、五粮液等白酒都有价格体系,“经销商销售价格不能低于指导价,不能随便降价。”

  业内围观 〉〉〉

  生存的需要与发展的压力

  受塑化剂风波、禁酒令等影响,自去年底开始高端白酒的价格一降再降,整个市场频繁遭受重创。今年5月,工信部发布公告称,四川省白酒生产企业今年第一季度利润为73.73亿元,同比下降2.31%,近十年来首次出现负增长,而高端白酒终端市场价格与去年同期相比下降30%至50%左右。

  公开资料显示,今年以来郎酒集团总库存高达65.9亿元,成品库存超过57.7亿元。“厂商要生存,要保持业绩,经销商要扩大市场占有,延续发展势头,双方压力都很大。”一位白酒经销商表示,“厂商有库存压力,如果1919的白酒价格卖得太低,就会损害其他经销商的利益,经销商之间的利益分配,需要妥善协调和解决。”

  有分析认为, 2006年,杨陵江开始在白酒行业试水直销模式,也因此近乎成为行业“公敌”。然而在白酒“寒冬期”,1919的业绩却不难看,“今年1-8月,1919销售额为4亿元左右,计划今年达到6亿元。”目前1919连锁公司正在搞股改,正在准备上市,“在这个节骨眼上,他们很难让步。”

  “事实上郎酒已经有部分开始降价,这次‘博弈’,有可能是一个‘烟雾弹’。”一位白酒业内人士表示,郎酒集团选择此时宣布与1919“分手”,可能只是其市场调控的“幌子”。

  成都市食品流通商会副会长江绍玉表示,白酒行业需要转型,上半年多个高端品牌出品的中低端酒类、部分高端酒出现降价,这些现象都将持续。“未来可能有一部分经销商被淘汰,薄利多销模式会有更大空间。”江绍玉表示,未来白酒市场可能会向电商等模式倾斜,“消费者会买更便宜的产品,行业转变,价格会更加便宜,更加透明。”

  杨陵江则强硬地坚持认为,“白酒市场大环境已经改变,50%的经销商被淘汰不足为奇,厂家希望保住所有经销商并不现实。市场要重新分配,任何厂家都抵挡不住。”

  成都晚报

  

TAG标签: 供求信息
版权声明:本文由山西杏花村汾酒厂股份有限公司_酒业资讯,酒类信息_酒酒信息网发布于供求信息,转载请注明出处:郎酒 VS 1919连锁 定价权之争是关键